宁夏11选5前一遗漏 ?

有態度的新聞門戶

融合教育蹣跚起步 給特殊孩子多彩童年

2018-08-01 14:41欄目:要聞
TAG:

被診斷為自閉癥、智力發育遲緩的11歲河南鄭州男孩晨晨是個讓老師和同學頭疼不已的學生。他每天都會帶著棍棒上學,經常與別人發生沖突,這讓他在學校里受到了嚴重排斥。無奈之下,晨晨媽媽只能帶著兒子赴臺灣地區求學。2011至2013年間,在臺灣新竹一個融合教育班里,晨晨學會了禮貌與尊重,能夠與普通學生友好相處,行為明顯改善——這是紀錄片《晨晨跨海上學去》里講述的故事。
 
現階段,讓特殊孩子和普通孩子一起接受教育的“融合教育”理念正被越來越多的人接受,全國各地正在進行實踐和探索。但融合教育仍然面臨很多困境,如經費不足、師資力量薄弱、入園難等。近日,中國商報記者走訪了北京一家針對學前自閉癥兒童的融合教育園所,探訪學前融合教育過程中的酸甜苦辣。
 
QQ圖片20180801084639
 
不久前,江蘇大學開展了“大手牽小手,孤單不再有”關愛自閉癥兒童主題活動,來自江蘇省鎮江市南徐培智園的35名自閉癥兒童在大學生志愿者的陪伴下走進超市,認識日常生活物品并體驗購物。CNSPHOTO提供
 
28個特殊孩子與80個普通孩子
 
現在,108名幼兒共同生活在融合的環境中,課上不會因為“特殊”還是“普通”而被區別對待,老師的重點會放在探索、解決每一個孩子出現的問題上。
 
位于北京市朝陽區大屯街道的新希望自閉癥支援中心(以下簡稱新希望)是北京六個自閉癥融合教育試點幼兒園之一,在這里,80個普通孩子與28個特殊孩子一起成長。
 
據了解,新希望經常開展社會實踐活動,帶領小朋友們走進周邊的超市、銀行、理發店等去體驗。如果老師們不特意介紹,很少有人能在一群嘰嘰喳喳的小朋友中發現什么不同。
 
“做活動時,當有人知道我們是有自閉癥孩子的融合園后,大都表示看不出來有哪些孩子特殊。活動結束后回訪商家,會有工作人員對我說:‘哎呀,自閉癥也沒有那么可怕嘛。’”新希望的負責人金伊莎告訴中國商報記者。
 
這是金伊莎希望看到的結果:自閉癥孩子能像普通孩子一樣正常參與社交,人們不再談“自閉癥”色變,社會的接受度與包容度越來越高。
 
現在,新希望在北京自閉癥兒童的家長群中已“小有名氣”,由于場地和班級容納人數有限,除了28個特殊孩子已入園外,還有360個自閉癥幼兒家庭在排隊等候入園。
 
但在2011年成立之初,新希望是一個針對3到6歲自閉癥兒童的融合教育康復機構。“由于牌子上有‘自閉癥’這三個字,自然沒有普通孩子的家長愿意把孩子送過來,沒有普通孩子,還怎么融合?因此特殊孩子也招不來。”金伊莎介紹。
 
在第二任法人接手后,經過多方努力,才逐漸有普通孩子進來。普通孩子數量達到40個后,才迎來了第一個特殊孩子。現在,108名幼兒共同生活在融合的環境中,課上不會因為“特殊”還是“普通”而被區別對待,老師的重點會放在探索、解決每一個孩子出現的問題上。而這背后則是老師們對特殊孩子的細致觀察與記錄,“除了視頻外,還會有詳細的統計數據,比如在某一個目標階段內孩子提要求多少次,能獨立安坐多長時間,問題行為出現了幾次、強度是多少等。”一位特殊孩子的家長向中國商報記者介紹。
 
還處于起步探索階段
 
現階段我國的學前融合教育還處于起步階段,尚未形成系統的教學模式和應對方案,因此一些先行者就承擔起了試驗的任務。
 
一直以來,在融合教育領域都有這樣一個說法:特殊孩子是樹苗,普通孩子是土壤。這也導致有些普通孩子的家長對融合教育心存疑慮,覺得自己的孩子純粹是“奉獻者”的角色。而在特殊孩子群體中也存在著一條鄙視鏈,程度較輕的孩子的家長不愿意自己的孩子跟程度重的玩,擔心受到負面影響。
 
而在教育專家看來,融合教育是可以雙贏的。北京聯合大學特殊教育學院教授許家成表示,在融合教育環境中,特殊兒童會擁有正向的模仿對象和豐富的刺激,學習如何與同伴互動,并建立和發展一般意義上的友誼。同時,也可培養了普通兒童對特殊同伴理解、尊重和關愛的品質。因此,開展學前融合教育不論是對特殊孩子還是普通孩子來講都十分有利。
 
然而,現階段我國的學前融合教育還處于起步階段,尚未形成系統的教學模式和應對方案,因此一些先行者就承擔起了試驗的任務。
 
據介紹,包括新希望在內,目前北京市范圍內六所自閉癥融合教育試點幼兒園進行試驗的步驟是這樣的:每個園分別在教學理念、課程設置、活動設計、家長溝通策略等面向進行探索,匯總后交給北京市特教中心做整體梳理,然后再到達政策層面,經試點后逐步全面推廣。
 
“現在還處于試驗探索階段,這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不是說改變一兩個人就能實現的。”金伊莎說,現在社會上對自閉癥患兒存在很多認識誤區,經常陷入到兩個極端中,“一種稱他們為‘星星的孩子’,很有天賦很美好的感覺;另一種就認為這些孩子性格都很暴躁,情緒特別不可控。但其實,自閉癥譜系內部的每一個個體差異都非常大,因此針對同樣的行為,干預方案可能會截然不同。”
 
“比如當特殊孩子出現咬人行為時,老師要去分析他的動機,有的孩子是出于好心,當他看到另一個孩子在從事危險動作時,想提醒他,但又說不出來,就采取了咬的方式。而有些程度比較重的孩子咬人,是由于他還處于口唇期,做出咬的動作是在進行自我刺激。對這樣的行為肯定不能用同一種方式加以解決。”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年底,新希望作為樣本進入到美國堪薩斯大學一個自閉癥融合教育的科研項目,每天老師上課的視頻都會直接傳到美國,項目組的教授看完后給予點評并指導,告訴老師們是否提供了適時、恰當的支持,怎樣才是顧及孩子內心的做法。
 
支持力量尚不足
 
民辦園做融合教育,首先面臨資金缺乏的困境,而師資力量則是更大的挑戰,從事特殊教育的教師數量以及專業水平都有待提高。
 
讓金伊莎欣慰的是,有越來越多的普通孩子家長接受了融合的理念,愿意把孩子送到新希望和特殊孩子一起成長,而機構所在街道也給他們提供了不少幫助,為孩子們進行社會實踐提供各種便利。
 
不過,其他方面的支持力量就比較欠缺了。目前擺在金伊莎面前最大的困擾是,有360個特殊孩子還在眼巴巴等著入園,而她卻無能為力。
 
民辦園做融合教育,首先面臨著資金缺乏的困境。去年,新希望租了7年的場地已到期,由于沒有足夠資金租更大場所,只能按照年齡段將108個孩子分配到鄰近的三個校區。他們不敢貿然搬到租金便宜的地方,否則好不容易在周邊拓展出來的接納度還得重新培養。
 
師資力量則是更大的挑戰,從事特殊教育的教師數量以及專業水平都有待提高。新希望的27名任課老師中,大都為專科和本科背景,有4名特殊教育專業出身,另外23名是普教專業,其中20位在后續的執業過程中考到了孤獨癥教師上崗證書。為了保證每個班師生3:15的比例,金伊莎對“擴招”尤為謹慎,“在師資力量沒有足夠準備好之前,只能慢慢來,不然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系統會崩掉。”
 
在實踐中,新希望逐漸形成了金字塔形的教學培訓團隊,當出現新理念新方法時,金伊莎會自己先行消化,然后再給下面的教練老師做二級培訓,接下來由教練老師給下面的骨干老師做培訓,這樣一級一級向下傳導,而教師的技能則會一級級向上發展。
 
談及融合教育的未來,金伊莎認為是大勢所趨,“最終的方案一定不是說有多少自閉癥學校、自閉癥幼兒園或早教班,都會慢慢走向融合,但前提是政策保證和師資準備必須要到位。”金伊莎說道。
 

宁夏11选5前一遗漏 胜平负 手机微信打8局红包麻将作弊器 新疆25选7 青海11选5开奖号码 新疆18选7 辉煌棋牌怎么样 nba比分直播7m 雪缘园篮球即时比分 辽宁快乐12 云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体彩